邢臺古稀老太針線納千層底連鄰里情
作者:admin 日期:2015-11-03 瀏覽

年逾古稀仍拿起針線 納千層底 連鄰里情

u=697205888,1088277334&fm=21&gp=0.jpg


隨著時代的變遷,千層底的布鞋慢慢淡出人們的視線。但在開發區東靜庵北街村,有一位75歲的王書芹老人,仍飛針走線,做著土布鞋。

老閨蜜們都知道,她做鞋不是給子孫穿,而是做給街坊鄰居和村里的孤寡老人。20余年,她縫制了300多雙布鞋,在七里八鄉被傳為佳話。

霜降已過,天氣轉冷。開發區東靜庵北街村鳳春巷里,一處宅院的一棵山里紅在瑟瑟的秋風飄下葉子。屋內,75歲的王書芹正戴著老花鏡飛針走線,趕制棉鞋。“天兒冷了,尹嬸也該換上棉鞋了。”王書芹邊做邊念叨。她說的“尹嬸”名叫尹喜鳳,8年來,穿的布鞋一直都是王書芹給做的。

一雙鞋 , 一份愛

2007年寒冬,大雪紛飛,出去串門的王書芹在大街上遇到了82歲的尹喜鳳。只見她拄著拐杖,一雙小腳踩在落雪的地面上。腳上的棉鞋,因穿得時間過長,已經舊的不成樣子。“嬸子,這么冷的天兒,穿這樣的鞋能擋風嗎?”“俺這小腳,上哪兒買這樣的鞋呀!”

看著尹喜鳳遠去的背影,王書芹心里涌起一陣酸楚。腳暖心才暖,沒有一雙合腳、暖和的鞋,老人這冬天咋過呀。

夜深了,王書芹家的燈還亮著。她翻箱倒柜,找出了早些年打得袼褙,重新拿起針線, 做起棉鞋來。以前去世的婆婆會做小腳鞋,自己從沒有做過,一時間拿起來針線,不知如何下手,只能憑借記憶一點點摸索。剪鞋樣、納鞋底、套棉花、縫鞋幫…… 一雙小腳鞋漸漸有了雛形。最難的,還是鞋尖的地方。小腳鞋的頭部較尖,縫制起來比較困難,王書芹就向做過小腳鞋的老人請教經驗。晚上坐在燈下,一針一線地 縫制著。

王書芹將做好的新鞋拿到尹喜鳳面前,上腳一試,既合腳,又暖和。“這鞋穿在腳上,暖的是心呀!”拉著王書芹的手,老人流下了眼淚。“嬸子,你和我婆婆親如姐妹,這點兒小事不算啥。”

從那以后,王書芹常給老人做鞋,春秋天做單鞋,冬天做棉鞋。如今已過90歲的尹喜鳳還在穿她做的鞋,逢人便夸“書芹待俺像娘一樣親”。

納千層底 , 連鄰里情

一雙棉鞋讓老人流下了眼淚,王書芹覺得自己的辛苦沒有白費。想到村里老人還有很多,千層底的布鞋既舒適,又養腳,老人們都愛穿,可市面上手工做的布鞋卻很難找到。于是,她打起了為街坊鄰居、孤寡老人做布鞋的念頭。

做一雙布鞋要經過好幾道工序,首先要打袼褙。王書芹找來廢棄的碎布頭,用白面熬的漿糊將碎布頭裱上紙粘在一塊板子上,放在太陽底下曬。照著腳的大小剪好鞋樣,幾張袼褙合在一起,一針一線地納鞋底。

一雙鞋底,小的要六七百針,大號鞋要一千多針以上。農村有句俗話:一只鞋底能摞開多少粒芝麻,就要穿多少個針繩眼兒。一有空閑,王書芹就坐下來納鞋底。先用錐子鉆眼,再將連著線的細針扎入,一針一線,細細縫制。納好的鞋底上,針腳密密麻麻,像是螞蟻布陣。

用上好的黑條絨做成鞋面,一雙布鞋就做好了。做這樣一雙鞋,王書芹要花上四五天的時間。做好的布鞋,送給街坊四鄰和孤寡老人。于是,鄉親們都愛叫她“鞋奶奶”。

記者看到王書芹家的一個包袱里裝著十余雙新布鞋,有棉有單。“這是給王書民老弟做的,聽說他兒子也愛穿布鞋,俺就抽空給他倆多做了幾雙。”記者采訪得知,她給這父子倆已經做了十幾年的布鞋了。

王書芹家的胡同口,圍坐著幾位曬太陽的老奶奶。聽說記者來采訪王書芹做布鞋的事兒,大家打開了話匣子。“書芹家的日子并不富裕,但她還是省吃儉用,自掏腰包做鞋,免費送給鄉親們,這不,俺穿了她七八雙鞋了。”87歲的村民劉貴珍豎起大拇指。

年逾古稀 , 不放手中針線

對于大家的稱贊,王書芹不以為然,“家里困難時,鄉親們沒少幫我,給他們做雙鞋不算個事兒?”

原本,王書芹家并不富裕。早些年開過飯店,但因“打白條”的太多,飯店最終關了門。婆婆去世時,連下葬的錢也拿不出來,最后還是街坊四鄰半天工夫湊夠了1000多元。提起當年的事,王書芹眼睛濕潤了。

“我和老伴兒生病時,都是鄉親們伸出了溫暖的手。三年前,我半夜患腦血栓,村醫楊勝華守了半夜,使我恢復健康。這些恩情,就用做布鞋來回報吧,這事兒,家里人都挺支持我的。”

她生活簡樸,平時很少買新衣裳,但花錢買做鞋用的布料時,從不含糊。“5塊錢一尺的黑條絨, 兩尺能做5雙,天長日久,花的錢就多了。但錢花在做鞋上,花再多俺也舍得。”鄉親們被她做鞋的善行感動,紛紛為她送來家里的碎布頭、舊衣服,還幫她納鞋 底,做鞋面。老閨蜜們聚在一起做鞋,小院里充滿了笑聲。

不僅為老人做鞋,她還經常為坐在街上的老人們送坐墊、送蒲團,義務清垃圾、掃大街……如今在東靜庵北街村,她樂于助人的故事已傳為佳話。


超级大乐透开奖